Le fonds chinois 里昂圖書館中文部

尚蒂伊耶穌會圖書館藏書

1998至1999年之間,尚蒂伊耶穌會圖書館藏書被移轉到里昂市立圖書館收藏。該藏書包括約3000種中文圖書。

這套中文藏書嚴格來說並不完全是耶穌會的,因為其中一部分是安德烈·雅辛特·羅克特、又名安德烈·鐸爾孟(1881-1965年)的個人藏書。鐸爾孟1906到1955年旅居北京,是北平中法大學的建立人之一。他是法文老師,同時深諳中國文學。後來被共產黨政權驅逐出中國後,他把個人藏書捐贈給魯瓦約蒙文化中心;在他去世後,魯瓦約蒙文化中心將其藏書贈給尚蒂伊。

安德烈·鐸爾孟按中國文人的方式建立起來的藏書搆成了尚蒂伊中文藏書最重大的一部分。

該藏書的另一部分彙報了耶穌會傳教士在中國的現行。他們的現行一般被划分為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從十六世紀到1773年(這一年耶穌會被取締),第二個時期從十九世紀中葉到1949年共產黨上台。

第一個時期見證了耶穌會會士向中國人進行福音傳教現行失敗。這些傳教士往往是皇室和皇帝的親信,他們把西方科學傳入中國;另外他們將他們對中國的了解傳遞給西方。

第二個時期則完全不同:因為深入中國民間,傳教士傳統的福音傳教工作進行得更加徹底。尚蒂伊耶穌會藏書擁有大量與第二個時期相關的出版物,儘管該藏書仍不盡完整。

在福音傳教、教育或科學研究的工作開始前,耶穌會會士要花好幾年時間深入學習語言。於是該藏書也儲存了學習中文所需要的教科書和字典。語言工具當中部分是古老的,察看了耶穌會會士很早就對這門語言感興趣:比如由埃蒂安·富爾蒙編寫的這本漢語文法書《中國官話》(巴黎,1742年),埃蒂安·富爾蒙是西方研究中文語法的先行者之一。

另一個壯觀的證物是小德金的《奉拿破侖皇帝國王陛下之命出版的漢語、法文、拉丁語詞典》(巴黎,1813年),它收錄了14000個漢字,其字模是專為該字典刻制的,每個漢字都有法文和拉丁語定義。

對中文及其書寫的掌握當然對宗教文章的翻譯工作來說必不可少:《聖經》、《新約全書》、彌撒書、聖人傳,等等。

於是,1935年出版的《救主行實圖解》以四十張圖和簡單中文圖解為最大多數讀者展示了耶穌的生平。值得注意的是,圖中人物的面貌——包括耶穌的面貌——都是漢化的。這讓人想起三個世紀前在中國的耶穌會傳教士與拒絕在教義和宗教儀式方面釆取折中的正統派衛士之間關於儀式的爭論。更稀有的是這本1869年出版的《諸聖宗徒行實聖像》。儲存下來的這一本遭受了切割和損壞;它是模仿梵蒂岡所藏的木刻板印制的。

另一份卓越的檔案是1949年1月1日在天津印制的《新經全書》,當時內戰正酣,離共產黨打敗國民黨奪取政權只有幾個月時間。更出人意料的還有這本由中國神父劉韻軒撰寫的《天主教》,它是1950年8月在上海出版的!儘管當時的政治和軍事局勢不穩定、危險重重(面臨中日戰爭或內戰),傳教士仍繼續他們的工作。

正如前人,第二個時期的耶穌會會士也在科學網域扮演了重要角色:1873年在上海修建徐家匯觀象台,進行天文、氣象、地質研究,等等。除了推行這些科學工作之外,耶穌會會士還進行教育工作,1903年他們同樣是在上海建立了耶穌會黎明大學。出版物展現了這些科學現行,尤其是能恩斯神父《1879年7月31日颱風》(上海,1879年)的研究著作;因其精准的預測,能恩斯神父被稱為「颱風神父」。

這套藏書儘管並不完整,仍使人得以估量耶穌會會士所執行工作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