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中法大學的歷史

里昂中法大學的誕生是赴法留學運動曆史中的一段,也可以說是這段曆史的結尾部分。
第一次世界大戰帶來巨大的經濟困難,使得在法勤工儉學的中國學生開始認為勤工儉學運動是一場相對的失敗。勤工儉學的前提假設就是中國學生在法國工廠裡工作,但是從20年代末開始這項假設就不存在了。也正是勤工儉學運動的相對失敗促使其領袖者們去思索另一個交替辦法,也就是說要吸取以前的經驗教訓,賦予在法留學運動一個更固定更有效的形式。由此誕生了在法國建立一個中國大學的想法。

為建立里昂中法大學邁出的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步,是1919年9月李煜瀛(即李石曾)和保羅‧儒朋(Paul Joubin)校長的會面。李煜瀛當時並不是以中國政府官員的身份參與此事的。他為這所中法兩國共同建造的學校勾勒出藍圖。法國負責建造學校的樓房,為學生提供食宿,還有專業的教育,而經費主要是以庚子賠款來解決(即1900年義和拳運動之後,西方列強和日本強加在中國身上的賠款,其中一些國家將這筆賠款用於中國青年的教育)。

為籌建學校進行了漫長的談判和協商,而且萬事開頭難。法國戰事部同意給出一座空置的城堡(Fort Saint-Irénée 聖依雷內堡)與其領地用以建造中法大學。但是要解決的問題還有很多:首先是如何整治這個城堡,還有怎麼劃定大學的法定範圍。褚民誼作為中方代表,利用北京籌集來的資金開始了先期建造工程。同時,他和莫裡斯‧古恆(Maurice Courant,1865-1935,里昂大學的中文老師)一起編寫了中法大學的管理草案。但是中法兩方之間的協商過程卻是暗濤洶涌,微妙曲折。李石曾和中方官方代表都希望當時經濟有困難的在法勤工儉學學生可以到里昂讀書,而對法方來說這並沒有商量的餘地。雙方之間誤會極深,中方甚至威脅將中國大學建造於比利時。

雙方還是最終達成協定。1921年8月3日中法大學委員會正式宣布成立,該委員會負責管理里昂中法大學的運作,協會的成員有中方代表(蔡元培、李石曾、褚民誼、汪精衛等人)和法方代表(莫裡斯‧古恆、愛德華‧赫裡歐〔Édouard Herriot,1872-1957〕、保羅‧儒朋等人)。

1921年9月25日來自中國國內的學生到達里昂的前幾天(學生是從北京、上海和廣東地區通過考試選拔出來的),一百多名中國學生從巴黎和法國其他城市聚集到里昂示威,要求上學的權利。參加這次抗議運動的學生於1921年10月初被遣送回國。(參見:里大運動)。

在這期間,吳稚暉校長和曾仲鳴秘書長與學生們從中國出發,在馬賽靠岸,而後到達里昂。報到的第一位學生是年輕的女孩子,名叫黃式坤。在里昂中法大學25年(1921-1946)的曆史中,473名學生註冊了(參見:《里昂中法大學學生錄》)。

在學校25年的曆史中,一直為經濟問題所困擾。自己負擔學費和生活費用的學生沒有經費問題。但是,對於靠中法大學獎學金資助留學的學生還有中法大學本身來說,費用和財政問題就成為日常的話題。學校的財政支出,部分由各省區地方負擔,但是這部分急需的經費總是無法按時到帳。學校的管理也因此受制於中國不穩定的政治經濟局勢。這也就是有些學年中法大學簡化現行,縮減學生之人數甚至停止招生的原因。

一部分學生無法適應里昂和法國的生活,只在里昂呆了幾個月。而對於其他學生來說,中法大學發揮了真正的作用,為學生完成學業提供了堅實的後盾。學成回國的學生(其中有些人甚至在中法大學裡學習了十多年)充分運用到他們在法國學校裡學到的知識,取得很大成就。在法國通過國家級論文答辯的學生人數足以顯明這一點。

在艱辛運作的25年曆史中,中法大學很好地完成了其使命。但是一方面,法國當時正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經曆着巨大的困難,又面臨要耗時耗力的戰後重建工作。另一方面,中國國內處於全面內戰時期,變革正在醞釀之中。中法聯合教育的問題不再為有關人士所貫注。因此中法大學關閉了大門。最後一名學生(一位名叫石貞德的女學生)是1946年註冊的。里昂和中國之間的這一頁曆史就此劃上了句號。

選擇里昂

中法大學為甚麼會選取里昂作為校址?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兩位重要的里昂國會議員(即莫裡斯‧穆泰〔Marius Moutet,1876-1968〕和愛德華‧赫裡歐,前者是華法教育會的副主席,後者是里昂市市長)對於新生之中華民國的狀況的關注,尤其是中國學生在法國學習的情況。毫無疑問,他們深受中國和里昂的文化和經濟關係交流的影響,這與兩國幾個世紀以來長久的宗教和商業交往是聯繫在一起的(里昂通常被認為是絲綢之路的西方終點)。其二,里昂在教育方面的巨大優勢:里昂不但具備著一所大學,多所專科學院,優質龐大的教師隊伍還聚集於此地。其三,比起巴黎來,里昂的政治氣氛要少很多火藥味。中法大學拒絕一切和學習無關的活動。法國人都知道很多中國人赴法開展政治現行帶來的影響,而這一點是里昂大學完全無法接受的。


勤工儉學運動 | 里大運動


謝鳴:里昂中法大學館藏所有者里昂第三大學。

攝影:里昂市立圖書館,迪迪埃•尼可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