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fonds chinois 里昂圖書館中文部

尚蒂伊耶稣会图书馆藏书

1998至1999年之间,尚蒂伊耶稣会图书馆藏书被转移到里昂市立图书馆收藏。该藏书包括约3000種中文图书。

这套中文藏书严格来说并不完全是耶稣会的,因为其中一部分是安德烈·雅辛特·罗克特、又名安德烈·铎尔孟(1881-1965年)的个人藏书。铎尔孟1906到1955年旅居北京,是北平中法大学的创建人之一。他是法语老师,同时深谙中国文学。后来被共产党政权驱逐出中国后,他把个人藏书捐赠给鲁瓦约蒙文化中心;在他去世后,鲁瓦约蒙文化中心将其藏书赠给尚蒂伊。

安德烈·铎尔孟按中国文人的方式建立起来的藏书构成了尚蒂伊中文藏书最重大的一部分。

该藏书的另一部分汇报了耶稣会传教士在中国的活动。他们的活动一般被划分为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从十六世纪到1773年(这一年耶稣会被取缔),第二个时期从十九世纪中叶到1949年共产党上台。

第一个时期见证了耶稣会会士向中国人进行福音传教活动失败。这些传教士往往是皇室和皇帝的亲信,他们把西方科学传入中国;另外他们将他们对中国的了解传播给西方。

第二个时期则完全不同:因为深入中国民间,传教士传统的福音传教任务进行得更加彻底。尚蒂伊耶稣会藏书拥有大量与第二个时期相关的出版物,尽管该藏书仍不尽完整。

在福音传教、教育或科学研究的任务开始前,耶稣会会士要花好几年时间深入学习语言。于是该藏书也保存了学习中文所需要的教科书和字典。语言工具当中部分是古老的,显示了耶稣会会士很早就对这门语言感兴趣:比如由埃蒂安·富尔蒙编写的这本汉语文法书《中国官话》(巴黎,1742年),埃蒂安·富尔蒙是西方研究中文语法的先行者之一。

另一个壮观的证物是小德金的《奉拿破仑皇帝国王陛下之命出版的汉语、法语、拉丁语词典》(巴黎,1813年),它收录了14000个汉字,其字模是专为该字典刻制的,每个汉字都有法语和拉丁语定义。

对中文及其书写的掌握当然对宗教文章的翻译工作来说必不可少:《圣经》、《新约全书》、弥撒书、圣人传,等等。

于是,1935年出版的《救主行实图解》以四十张图和简单中文图解为最大多数读者展示了耶稣的生平。值得注意的是,图中人物的面貌——包括耶稣的面貌——都是汉化的。这让人想起三个世纪前在中国的耶稣会传教士与拒绝在教义和宗教仪式方面采取折中的正统派卫士之间关于仪式的争论。更稀有的是这本1869年出版的《诸圣宗徒行实圣像》。保存下来的这一本遭受了切割和损坏;它是模仿梵蒂冈所藏的木刻板印制的。

另一份卓越的文件是1949年1月1日在天津印制的《新经全书》,当时内战正酣,离共产党打败国民党夺取政权只有几个月时间。更出人意料的还有这本由中国神父刘韵轩撰写的《天主教》,它是1950年8月在上海出版的!尽管当时的政治和军事局势不稳定、危险重重(面临中日战争或内战),传教士仍继续他们的任务。

正如前人,第二个时期的耶稣会会士也在科学领域扮演了重要角色:1873年在上海修建徐家汇观象台,进行天文、气象、地质研究,等等。除了推行这些科学工作之外,耶稣会会士还进行教育工作,1903年他们同样是在上海建立了耶稣会黎明大学。出版物展现了这些科学活动,尤其是能恩斯神父《1879年7月31日台风》(上海,1879年)的研究著作;因其精准的预测,能恩斯神父被称为“台风神父”。

这套藏书尽管并不完整,仍使人得以估量耶稣会会士所执行任务的规模。